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鄉風文明 > 好家風

誰家能上光榮榜?金華浦江農村推行家風指數評比

發布時間:2020-01-08 11:33:16 來源: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徐賢飛 葉夢婷 通訊員 許乾虎 蔣松濤

  “江南第一家”牌樓。本文圖片均由鄭宅鎮人民政府提供

  臨近年關,浦江縣鄭宅鎮廣方村的老方有點忐忑,一旦四季度家風指數一公開,加上前三季度的成績,他們家能否上光榮榜,就成定局。如果家風指數還和上一年一樣倒數,那面子上真是掛不住。

  老方找了他網格里的聯系黨員多回,和村支書方志奎也交流過,但這成績是網格里8戶人家一起評的,關鍵看平時,能否在第四季度挽回一點成績,心里還是沒底。

  看著老方焦慮,方志奎既為他著急,暗地里也有點小開心。“老方是個倔脾氣,前些年常跟鄰居發生糾紛。去年他家開了個小作坊,沒日沒夜的噪音影響鄰居,又被投訴了。我們上門去做工作,知道花多少時間嗎?”方志奎賣起了關子:“只有十來分鐘!要在以前,兩家人肯定先吵一架,把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再翻一遍,我們起碼要花兩三個晚上調解。這回的秘訣是什么?家風指數唄。吵架、噪音擾民都是不文明行為,會上村不文明行為曝光臺的,家風指數會被扣分!”

  鄭宅鎮近日剛被評為全國鄉村治理示范鄉鎮。從2017年起,鄭宅鎮就對每戶農家遵規守紀、鄰里和睦、環境整潔、家庭和諧、誠信致富等5個方面,進行家風指數評比。3年多來,農戶沒有心生反感,反而越來越認同。月月打分、季季公開、年底評優,這項看似麻煩的評比,為何會得到村民認可?近日,記者深入鄭宅鎮一探究竟。

  村級家風指數評議。

  一場自己參與的評比

  我們到時,整整一摞的獲獎證書,已整齊地擺放在客廳茶幾的一角。鄭宅鎮前店村50歲的王朝榮和妻子魏美嬌,本想趁天晴去葡萄園修枝的,得知我們要采訪,特意留在家里。

  “這本是我們家上屆鎮好家風農戶的證書。其他的都是嫣笑救人獲得的證書,鎮里、縣里、市里都給了獎勵。”王朝榮身材修長,憨厚的臉上滿是擋不住的笑意。

  嫣笑是他的小女兒。2019年6月7日下午,上初三的王嫣笑結束補習,乘坐211路城鄉公交車回家。車上,一名男乘客因坐過站和司機發生爭執,情緒激動搶奪方向盤,被王嫣笑一把抱住。“我都不知道這丫頭這么勇敢,平常是大大咧咧的。我后來問她,她說當時也沒多想,就是正好站在過道上,看到有人沖上去搶方向盤,她就攔下了。”王朝榮說。

  這是近一年來,王朝榮的第二個沒想到。第一個沒想到是,他們家成為鎮好家風農戶,他掛紅戴彩上臺領獎,鎮黨委書記給他頒獎。這對常被親戚朋友評價為“老實人”的夫妻,迎來了他們人生當中的高光時刻。

  “家風都是我們自己參與打分、評出來的,我們心服口服!大家都想爭當好人。”我們的到來,又讓王朝榮成為焦點。鄉里鄉親的都圍了過來,與我們一起聊開了。大家說,沒有好家風的評比,王朝榮估計一輩子也戴不上大紅花。

  鄭宅鎮送學禮。

  村支書王叢光幫我們理了一下來龍去脈:鄭宅鎮“江南第一家”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、浙江省廉政教育基地,以孝義家風聞名于世。2017年,縣委組織部和鎮里決定在鄭宅鎮開展好家風評比,希望繼承好傳統。

  但世事變遷,當下什么樣的家風才是好家風?怎么評?“既然我們是評農戶好家風,當然要讓農戶自己定。”鄭宅鎮組織委員趙曉鍵介紹,為更廣泛地征集農戶意見,鎮里決定以黨員聯系農戶的網格形式,通過全鎮1296名黨員,把9106戶農家劃成1296個網格,逐戶開會征集意見。

  10天的時間,1296個網格會議召開完畢,收集各種意見、建議740余條。“這是近年來村里最熱鬧最起勁的會議。”王朝榮說,上世紀80年代也評過五好家庭戶,后來也有平安家庭之類的評選,但是讓農戶自己定規矩、自己評誰家好,這是頭一回。

  鄭宅鎮逐條梳理農戶意見,按照少數服從多數、合并同類項的原則,發布了《鄭宅鎮“家風指數”考評辦法》,實行“5+1”家風指數考評標準。其中“5”為遵規守紀、鄰里和睦、環境整潔、家庭和諧、誠信致富等5個方面,每項20分,總計100分,家庭成員如違反規定,該項不得分;“1”為獎懲情況,視情況予以加減分數,加分項為農戶好事跡被村紅榜表揚,以及鎮級、縣級等以上表揚的,加5到50分;減分項是被村黃榜曝光的,以及鎮村、縣級等以上批評的,扣10到60分。

  考評要經過四道程序,先由聯系黨員召集網格農戶一同打分,再由村評議團審核、村務聯席會議審定,最后由鎮黨委政府批復。指數運用也作了明確規定,在享受村待遇、評優評先等方面,同等條件下“家風指數”高的優先;而“家風指數”在村里倒數的,要在村黃榜曝光。

  由農戶參與制定規則、由農戶參與評比監督,結果應用也透著濃濃的鄉土味。就這樣,一場席卷全鎮的家風指數評比,轟轟烈烈地展開了。如今,鄭宅鎮每個村落人流最集中地段,都會有一個公示欄,張貼每戶家庭的家風指數。當地人子女嫁娶、生意合作等都會先上公示欄看看分數。

  “好家風”系列活動之一:鎮黨委書記給村支書送春“廉”。

  一項穿越千年的傳承

  鄭宅鎮位于浦江縣東部,距縣城12公里。1000多年前,鄭氏家族在此聚族而居,并以孝義治家名聞天下。明朝初期,曾在此教書的文學家宋濂,把鄭氏168條家規整理成《鄭氏規范》,成為后來明代典章制誥的藍本。更令人敬佩的是,鄭氏數百年間173人為官,無一貪瀆,其清廉家風揚名于世。

  “這樣一個以好家風名聞天下的大家族,肯定有許多值得我們現在基層治理學習的良方。關鍵在于,我們如何適應時代揚長避短地傳承。”鄭宅鎮黨委書記朱俊華說。

  對家風評比,有的村民認識深刻。

  坐在“江南第一家”的廳堂里,75歲的鄭定漢搖晃著腦袋,用浦江味極濃的普通話,意韻悠長地念著宋濂描寫當地白麟溪的詩句:“平生別無念,念念在麟溪。”時間似乎從未流動過,數百年就在呼吸之間。

  鄭定漢是鄭宅鎮麟溪村人,“江南第一家”文史研究會副會長。他說:“‘家風指數’就是千年之后,我們后世子孫對‘江南之第一家’家風的繼承和發揚。”

  “江南第一家”九世同居碑。

  “‘家風指數’評比是從這兩條化出來的。”鄭定漢翻開《〈鄭氏規范〉注釋》第28條,上面寫著“立《勸懲簿》,令監視掌之,月書功過,以為善善惡惡為戒。有沮之者,以不孝論。”意為:設立《勸懲簿》一本,由監視掌握,每月將大家的功與過記載在《勸懲簿》上,作為善與惡的獎懲,有阻止者以不孝論。第29條又寫道:“造二牌,一刻‘勸’字,一刻‘懲’字,下空一截,用紙寫貼。何人有功,何人有過,既上《勸懲簿》,更上牌中,掛會輯處,三日方收,以示賞罰。”大意為:還要在宗祠里設立獎罰兩塊牌子,有功有過的,除了上《勸懲簿》外,還要寫在牌子上,掛上3天,以示賞罰。

  同樣是勸導向善,同樣是有賞有罰,同樣是張榜公開,在鄭宅鎮許多人眼里,家風指數評比一定程度上是借鑒老祖宗的規矩,也就多了幾分親切感。“我認為,家風應該評,而且早該評了。‘人無德不立’,尤其是現在很多人只‘向錢看’,要扭轉這種歪風邪氣。”鄭定漢說。

  老鄭的正義感,正中浦江縣委組織部副部長駱安下懷。早在鄭宅鎮推行家風指數評比之前,2016年初,他就在浦江另外兩鎮的兩個村進行嘗試,但以失敗告終。沒想到在鄭宅鎮,一舉成功。“那兩個村都是很不錯的村子。之所以失敗,我現在總結應該是缺了點基因,也缺了點規模。單個村搞,村干部壓力太大,整個鎮推進會更好一些。另外,鄭宅人骨子里就認可家風,推進起來容易多了。”駱安說。

  浦江縣鄭宅鎮廣方村黨員干部在好家風公開欄前說事。

  一次凈化民風的轉變

  凈化民風需要抓手。家風指數就是駱安和同事設計的抓手。在這個抓手當中,他把黨員作為靈魂人物,設計到指數評比當中。“黨組織能力強了,基層治理自然能抓好。而且黨員也是從群眾中來的,他的家庭親屬關系,就在群眾當中,發揮黨員的能動性,就能把群眾帶起來。”駱安說。

  按照浦江縣委組織部和鄭宅鎮黨委的設計,家風指數評比量化到網格,而每個網格由一名黨員領銜,讓黨員按照就親就近的原則,自己組建網格。網格當中還要選舉產生一名副網格長,配合黨員工作。與此同時,在家風指數的運用上,加大聯系黨員的權重,由黨員召集網格農戶一同打分。

  因此,黨建引領,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”融合,在這里就能深入實踐。通過網格化管理,由黨員領銜、全民參與,家風指數基本實現自治評選,村、鎮二級重在審核、批復;至于德治,本來就是家風評比的內涵;在法治上,鄭宅鎮黨委與鄭宅派出所聯系,在每個村設立聯村民警,并把其作為村評議團成員,對家風指數進行評議審核。“比方說,誰家因鄰里糾紛報警過,誰家有偷盜行為,民警可以提供依據。”鄭宅鎮組織委員趙曉鍵介紹。

  鄭宅鎮東明村巾幗志愿者到居家養老中心制作“愛心美食”。

  家風指數像個連環鎖,鎖住了鄉村規范,逐漸改變著鄉村的治理。對于這樣的改變,村干部是感受最深的。當了12年村支書的方志奎,很有發言權。“這兩年當村干部,好當一些了。以前我最怕調解矛盾糾紛,幾天幾夜地磨,東家哭西家鬧,頭都大了。現在好多了,村民精明著呢,遇到事不吵架了,因為鄰里和睦一項要扣分的,直接通過聯系黨員反映到村里。另外,有家風指數,大家知道做好人不吃虧,也就不盯著那點小利益,慢慢學會互相體諒、相互信任,調解起來容易。”方志奎說。

  好家風漸成風尚,金融系統也加入其中。浦江農商銀行把貸款額度與家風指數直接掛鉤,獲評鎮“好家風”的農戶,可享受20萬元的信用貸款;而家風指數倒數的,銀行會拒絕貸款。

  為好品德立碑,為正能量站臺。許多像王朝榮這樣原本名不見經傳的老實人,都成為上臺戴花的先進人物,令當地民風日趨淳樸。

  據統計,家風指數推出第二年,鄭宅鎮各項矛盾糾紛就呈現下降趨勢。2018年全鎮各類警情同比下降12%,村內矛盾糾紛同比下降32%。2019年,全鎮各類警情同比下降19.8%,兩搶、扒竊案件零發,村內矛盾糾紛同比下降31.2%,85%的村成為無案件、無信訪、無安全事故“三無”村。

  鄭宅鎮家風指數評比的成功,讓原來試點的兩個鄉鎮再次心動。本月初,這兩個鎮和浦江縣其他鄉村一起,全面推行了家風指數評比。

  “江南第一家”牌樓。

  【記者手記】

  搞好試點要選“土壤”

  浦江縣正在全縣農村推行家風指數評比,把鄭宅鎮的“一鎮之風”變成全縣風尚。

  從第一次試點失敗,到第二次在鄭宅鎮試點成功,三四年間,這一鄉村治理實踐的起起伏伏,頗值得回味。先失敗、后成功,究其原因,除了浦江縣干部的工作韌性、善于總結經驗外,更重要的原因是:鄭宅鎮有家風傳承,“土壤”相對成熟。

  農民淳樸實在,但凡遇到新事物,常常是說給他們聽,不如做給他們看。可鄉村治理不像發展經濟,種植什么樣的蔬菜水果,可以先拿給農民看看。因此,選擇一個“土壤”成熟的區域試點,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
  在鄭宅鎮,“江南第一家”的榮譽感已融入村民的血脈,成為“百姓日用而不覺”的價值觀。當地黨委政府乘勢推出家風指數評比,就如同激活沉睡的基因,從而一發不可收拾,發展成為當地特有的民俗,也給其他鄉鎮農戶樹立了榜樣。鄭宅鎮的成功,就如種給其他鄉鎮農民看的“蔬菜水果”,讓他們眼紅心熱,也想跟著干。家風指數評比在浦江農村全面推行才成為可能。

標簽:家風編輯:毛寧
大香伊蕉国产-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-国产在线视频免费观看